您的位置: 主页 > 任乃宏:保护和研究好历史文化资源

任乃宏:保护和研究好历史文化资源

  根据《穆天子传》,五鹿的得名很早。到春秋战国,尤其是战国的马陵之战在我们这儿。到了汉代王莽,这个家族,贵乡,很厉害啊。再往下,到晋代出了个大人物叫束晳。年代要断,断来断去还是《竹书纪年》上的记载,那是改变不了的。这个《竹书纪年》出土以后的整理者,最后总其成的是束晳。如果没有他,《竹书纪年》就有可能弄不成了。当时卫恒等人弄了一半被杀了。往后的隋唐,咱们魏州更厉害了,邺城被烧了以后,咱这里有卫河,中心城市挪到这儿来了。宋更别提了,北宋陪都大名府。到元代还是大名路,明代出了几个阁老、尚书,黄立极、成基命等人。一直到近代大名七师、天主教堂,大名的家底很厚,将来吃文化饭应该是有优势的。说到这儿我插一句,老祖宗留下这点儿底子得赶紧保护,别都弄坏了。我看马文操神道碑塌了,不成样子了。我在邯郸古玩城又发现了一个圆形的墓志铭,圆形的,八棱型的,没见过,跟大名府直接有关。那是当年出土以后,农民把它当成碾场磙子,后来又入地了,二次出土,很大,有一吨重。我觉得大名应该把博物馆建起来,博物馆应该以碑刻为主。这个东西是实物,不能丢一块,少一块,应该把周边的,跟大名府有关的收集起来,将来这是非常厉害的。

  现在不是挖宋城嘛,投资很大。如果能挖出来,把里面的东西,瓷器什么的,装到博物馆里。把博物馆建得像个样,这是真正造福子孙后代的。大名首先要把好东西保护起来。如果不保护,不抓住这个时机,没了还古城啥?什么都没有。这是第一步,很关键的一步。

  魏州文化的研究,魏州的范围,刚才史先生讲了,打包申请。我搞碑刻,跑到莘县一趟,莘县的韩氏墓地,那也是魏国公,节度使。不光是何弘敬、何进滔在大名,韩氏在莘县,宣传不够,研究不够。你没有研究透,宣传的时候弄那个东西似是而非,反而品味降低了,人家一看乱七八糟的。所以历史研究第一要求真。把真东西弄出来,人家一看,行,有看点。当然这个也不是一句话的事,题目很多,比如运河文化。实际上黄河文化也绕不开大名,最早的黄河顺着太行山东麓,一直往东往北,在秦皇岛入海。在天津入海就到春秋战国、汉代了。黄河(在春秋时期)过大名,汉代还过大名。运河文化包括漳河文化,东西多了,不是没有搞过。而且古河道研究,没有考古的研究,爱怎么说就怎么说。当然,考古证据越来越多了。我讲四句话吧。第一个,宋城要能挖出来就挖出来,那是最有价值的;第二个,把博物馆建起来,保护起来;第三个,高层次的研究要搞起来,最终达到把大名的底蕴要彰显出来。这样的话就不白干了,将来也能给子孙后代留点真东西。有些历史文化,比如大名烧麦,在束晳的《饼赋》里面就有记载,那时候叫汤饼,西晋的时候就有了。汤饼是在笼里面蒸的,就是烧麦。再一个提醒注意一下,隋唐五代研究,魏博在历史上的定位,它是一个割据政权,研究的时候要求真,要找出来这个地方对中国历史发展的影响,但是不要和写传记一样去歌颂它。它是割据,中国的传统是大一统,你说它多好多好,那就小气了。要把影响搞出来。搞隋唐历史的人都知道,安史之乱以后,藩镇割据对中国历史走向的影响非常大,从那以后,中国的历史就变了。研究归研究,要客观。

  作者简介:任乃宏,1963年4月出生,男,河北魏县人,邯郸学院特聘教授,中国先秦史学会会员,河北省金石学会理事,化工高级工程师。曾在《中原文物》《宁夏社会科学》《青海民族大学学报》《文物春秋》《殷都学刊》等专业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,并著有《市场经济与文化传统》《何弘敬墓志铭点注暨有关资料荟集》《丛台碑志文存》《邯郸地区隋唐五代碑刻校释》等。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我是《山海经全本译注精解》的作者孙见坤,关于《山海经》和中国神怪,问我吧!

  我是《山海经全本译注精解》的作者孙见坤,关于《山海经》和中国神怪,问我吧!

上一篇:看《文化让郑州诗意更浓魅力四射》有感 ——各
下一篇:点赞!佛山退休新闻工作者梁燕霞筹建顺德首个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