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微法院探索助力广州互联网法院建设

微法院探索助力广州互联网法院建设

 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深刻地改变了人们工作和生活的方式,也为司法理念与司法实践带来变革与创新。在移动互联时代,如何促进新技术在审判工作中的深度应用,提升互联网空间治理的法治化水平?7月6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关于增设北京互联网法院、广州互联网法院的方案》,尝试解答这一全新命题。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,广州互联网法院正在紧张筹建,而广州微法院长达4年的技术积淀,将为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移动互联终端设计提供有力支撑。

  作为省会城市的法院,1999年,广州法院受理案件数首次突破了10万件,随着案件逐年递增,2017年,广州法院受理案件数已突破40万。记者统计发现,实现受案数量第一个十万级的跨越,广州法院用了13年,而第二个十万级的跨越仅用了3年,第三个十万级的跨越只用了2年。在可预期的未来,广州法院司法案件的数量或仍持续增长。

  与此同时,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,使人们越来越习惯通过智能手机办理事务,司法案件也越来越受到公众的关注。“法院不仅要高效办理案件,还要及时回应群众诉求、娴熟处理审判辅助事务,任务十分繁重。”广州中院院长王勇认为,借助信息技术释放人力资源,提高司法效率,成为法院审判工作科学发展的必然选择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广州中院开始尝试突破传统互联网的限制,打造广州微法院,降低司法服务的门槛。2014年起,广州法院开始在立案受理通知书上加印二维码,只要利用手机扫码,即可查看案件流程等相关案件信息,这个简单的尝试,成为广州微法院的雏形。2015年3月,广州法院“审务通”APP上线,集庭审直播、网上立案、电子文书送达等功能为一体,广州法院开始步入真正的移动互联时代。

  一年后,广州法院又先后上线了“律师通”与“法官通”两个APP,分别服务律师与法官移动办案。在“律师通”APP里,输入一串案件信息,广东穗恒律师事务所主任林淑菁无需出门,立即就看到了案件进展。其他合议庭成员出差在外,当事人提起了财产保全申请,承办人广州中院涉外商事庭副庭长陈舒舒打开“法官通”,发起合议邀请,网上合议后自动就能生成笔录归档。2016年,这样的画面成为广州法院一道全新的风景。

  2017年,为破解执行难问题,广州中院又打造了全国首个“移动执行”APP,将执行工作也纳入广州微法院体系。执行法官可随时通过手机生成执行日志,并同步回传至后台系统,提高外出执行效率,庭、局领导可以全面掌握部门执行案件情况,对超限节点予以跟踪催办,执行过程全部留痕。

  由多个APP形成的诉讼服务体系,有效分流了线下诉讼服务中心办事人群,也从源头上减轻了法官负担。

  在推进过程中,广州中院发现,法院诉讼服务APP应用频率并不算高,大多数当事人并不愿为了一单案件,专门下载一个APP。而微信小程序“无须下载安装,用完即走”的特性,非常契合法院诉讼服务的需求。有鉴于此,广州中院将“审务通”“律师通”等对外服务APP的功能逐步移植到微信小程序,2017年9月,广州微法院小程序1.0版在全国法院率先正式上线。

  广州中院科技信息处负责人黄健介绍,1.0版只有一项核心功能,当事人通过人脸识别实名验证后,可实时查询本人名下广州两级法院案件的进展情况。上线首日,当事人“刷脸查案”瞬时最大数就达到千余人次。黄健告诉记者,小程序受到的热烈响应,印证了广州中院对移动互联时代法院服务的设想,11月初,针对执行难问题功能的广州微法院小程序2.0版上线,新增执行公告、执行指南、失信曝光、执行悬赏、提交线项执行功能。其中,执行悬赏、提交线索在全国法院微信执行中首开先河。

  2017年11月17日,广州微法院小程序第三次迭代升级,3.0版正式发布,这一版本集成了公众服务、微诉讼、微执行和案件管理四大核心模块21项诉讼功能,可以提供一站式诉讼服务,在网上完成所有案件流程。于是,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甘凯的第一次“微庭审”成为了可能,怀着紧张和半信半疑的心情,甘凯进入手机上的庭审页面,庭审顺利结束后,其他同事也不由跃跃欲试。

  在黄健看来,广州微法院的建设并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微信小程序,而是形成了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全生态“微法院”体系。黄健向记者介绍,在审理“小鸣单车”破产案时,考虑到债权人多达十几万,且分散在全国10多个城市,采用传统的债权申报方式明显不具有可行性,广州中院大胆创新,依托广州微法院临时做了一个外挂小程序,最终依此申报债权的人数超过了12万,案件办结后,这个外挂小程序可以随时收回。

  广州中院政治部主任张汉华认为,广州微法院实现了数据与服务的完整闭环,为当事人、律师、法官提供了一个全流程网上办理的渠道,是对现有法院运行模式的一次创新。

  广州微法院上线后的第一个月,查询案件进展人数就超过了全市法院2016年在实体诉讼服务大厅查询人数的总和,这个数字深深触动了广州中院办公室主任李斌。“这让我们意识到,公众需求越来越多元,我们要利用技术手段拓展更多的平台去满足公众的司法需求。所以未来的广州互联网法院,我们要赋予公众更多的选择权,公众可以选择线下办案,但当他们选择在家中拿起手机参与诉讼时,我们要在技术标准上保证,能够实现同样的效果。”

  而这样的技术标准,广州微法院已经过了4年的积淀,正如王勇所指出的,“广州微法院要为网络空间治理法治化贡献广州智慧,为广州互联网法院的建设奠定坚实基础。”广州中院副院长张春和介绍,下一步,广州中院将在广州微法院等广州智慧法院建设成果的基础上,按照“一套标准、一个平台、一个生态圈”的方式,建设广州互联网法院智慧审理平台,积极探索新兴技术在网络空间法治化治理中的应用方式。

  记者了解到,“一套标准”指的是从要素设置、流程设置、功能实现、接口标准、数据格式等各方面,都要对互联网法院信息化建设进行统一规范,协助最高院逐步制定颁发全国互联网法院建设技术指南及技术标准,实现建设成果全面共享。“一个平台”则强调贯彻落实最高院自主可控建设要求,从平台建设的源头,杜绝被一家或几家厂商绑定。这些技术框架,都与广州微法院的前期探索息息相关。

  对于广州互联网法院希望打造的“一个生态圈”而言,广州微法院更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。“一个生态圈”指借鉴互联网开源项目建设模式,由互联网法院主导,组织各大互联网公司共同拟制电子证据存储、管理、传输、调取、应用相关技术标准,基于统一的数据格式和服务接口,联合开发电子证据管理平台。广州互联网法院还将采用业务和数据分离的方式,基于统一的数据格式和接口规范,构建开放的业务系统支撑环境,吸引更多的优秀应用厂商参与到互联网法院信息系统建设。

  “未来广州互联网法院可能接入很多第三方平台,除了大型互联网企业,可能还会有第三方证据存管平台、第三方诉讼化解平台等。这么多的平台,通过什么载体接入?”广州中院办公室综合科科长周冠宇说,广州微法院成熟的掌上移动互联技术提供了其中一个重要载体,而有了载体和技术标准,才能考虑广州互联网法院下一步的诉讼规则重构。

  在暨南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徐瑄看来,移动互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技术的广泛应用,深刻改变了包括司法活动在内的全部社会生活。顺应了这种发展趋势的广州微法院,将对人民法院司法服务能力的创新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上一篇:湖北咸宁:探索新路子 培养“金凤凰
下一篇:央视《探索发现》栏目组到我区拍摄南粤古驿道

您可能喜欢

​探索风景之王 发现“十二背后

​探索风景之王 发现“十二背后

​探索戒毒工作社会化

​探索戒毒工作社会化

​我很享受探索的乐趣

​我很享受探索的乐趣

​心至无疆 路虎在华的发现之旅

​心至无疆 路虎在华的发现之旅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