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电商冲到贫困一线 探索脱贫攻坚模式

电商冲到贫困一线 探索脱贫攻坚模式

  在“2020年全面脱贫”的攻坚战中,电商正在成为一股新的力量,为脱贫攻坚注入了新的动力。

  根据调研显示,我国90%的贫困地区分布在林区、山区、沙区,这些地区大都资源丰富,但由于交通不便,销售渠道不畅,导致产品市场价值与商品本身的价值差距悬殊,使得当地蕴含的商业价值无法挖掘。不过,借助信息技术,电商却打破了这些壁垒,不仅解决了农户最为头疼的销售问题,也打破了信息不对称的困局。

  目前,电商扶贫已从初期探索演变为广泛实践。不过,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,电商扶贫还存在交通基础设施有待改善、农产品品质标准亟待统一、农村电商人才缺乏等问题,需要各方协同解决,从而将电商精准扶贫的链条完美地串联起来。

  消除贫困是全世界的共同目标,中国正在全力践行的脱贫模式或为人类消除贫困提供新思路。

  “在集镇卖药材,小商贩经常压价格;送到大一点的公司卖,价格虽然高一点,但路上就得花上5小时。”这是云县漫湾镇酒房村脱贫户李光典曾经面临的窘境。随着精准扶贫大力推进,电商扶贫通过示范点及项目建设等,积极有效地推动了农产品销售途径的拓宽。不过,由于种植养殖、加工标准化程度低,物流配送体系不完善等问题凸显,业内专家疾呼,“电商扶贫并非简单地将电商接入到农村贫困地区”,调整生产布局、建设配套设施等深度调整刻不容缓。

  为了调整种植结构,增加农民收益,当地结合气候、生态等优势条件,从“十一五”期间,就开始推广种植龙胆草、重楼等中药材。经过这些年的发展,中药材的品质相对稳定,种植面积也在逐步扩大。但李光典经历的窘境,对当地大部分农户而言,都感同身受。

  精准扶贫以来,当地为贫困户提供中药材种苗、种植技术等帮助,并积极拓宽销售市场。电商扶贫就是其中的重要方式。

  “为解决农户销售最后一公里的问题,我们在村里建立合作社,设立收购点,以减轻农户销售的路途负担。”云县信合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何凤春说,公司在2013年成立后,梳理农户资源信息和外界需求信息,依托“互联网+”建立了相应的数据库,最大限度实现资源与市场的对接。去年,经由该公司销售的中药材超过1200吨,农副产品超过1000吨,辐射带动的贫困户超过5000人。

  “再没有出现‘种一坡、收一箩’的情况了。”李光典说,公司不仅帮助他们对接市场,还提供种植技术和种植标准,按照公司标准种植出来的龙胆草,销售价格高于市场价,现在卖一次龙胆草可收获近3万元。

  作为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,云县已建成1个县级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、2个县级电子商务物流配送中心,在95个行政村设立电子商务服务点及配送点。去年,当地电商平台上的农产品交易额为3800万元,增长80%。

  不仅如此,何凤春还告诉记者,得益于电商平台的建立与完善,有客户在了解到当地有火草花后,还让平台提供火草花。在当地最常见、最不值钱的火草花,由此有了销售市场。现在由火草花制作而成的枕头,在部分地区供不应求。

  记者调研发现,一些贫困地区通过电商扶贫,摸清了当地的资源品类,盘活了资源优势,让一些不知名、不起眼的农作物变成了商品;其次,电商扶贫解决了农户,尤其是贫困户销售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,提升了农户对种植养殖产品的议价能力。

  在云南的元阳县,近年来,针对哈尼梯田红米“养在深闺无人识”、“货好卖不出去”、农民增收难等问题,借助“互联网+梯田红米”销售模式,打造出“梯田红米”的IP,去年电商平台上红米销售额超过650万元。今年上半年,销售额已超过720万元,3000多户贫困户因此受益。

  此外,无论是电商进农村示范点建设,还是电商扶贫项目建设,对提升农村地区居民“触网”率,拓宽农产品销售途径,有着积极作用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,各地对电商扶贫热情都比较高,有的还在各大电商平台上开设了“扶贫馆”,产生了一定带动效果。但想说“爱你”并不易,因为电商扶贫也面临种植养殖、加工标准化程度低,物流配送体系不完善等问题。

  种植方面,由于贫困地区土地较为零碎,集中化、规模化、标准化种植的可能性不大,导致一些农副产品在品控方面无法很好保证;在养殖方面,贫困户多缺技术、缺资金,即便免费提供养殖种苗,其成活率、出栏时间等方面无法保证。

  农副产品加工方面,一些贫困县虽然是农业大县,但到目前为止,标准化的农产品加工厂仍然比较缺乏。在引入电商平台后,销售的大部分产品属于原料型农产品,附加值低,所以最终到贫困户手中的利润依然较低。

  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后,贫困地区的道路交通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部分村小组都通了硬化公路。但一些电商平台负责人说,交通基础设施依然是制约电商扶贫的短板。受此影响,发货的物理距离远、费用高、时间无法保障,一些生鲜农产品无法运出去。一位电商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,有产品的销售价为每公斤1块钱,但每公斤的物流成本就到了1.5元。

  此外,一些地区仓储配套设施不完善,缺少仓储中心,使得电商扶贫成点状分布,没有将效应最大化。

  专家表示,电商扶贫并非简单地将电商接入到农村贫困地区,而是要因地制宜,依托电商平台拓展销售渠道,倒逼生产布局,引进新的种植养殖技术、调整种植养殖结构。并且,在农副产品检测、加工方面,做好相应的配套设施建设,提高农业的商品化率。

  此外,在补齐物流短板方面,不仅要加强道路通达能力建设,也要整合资源,引入物流仓储等模式,提高配送的便捷性和可靠性。最终,让农民增收、受益,让贫困户摆脱贫困。

  引进资金454.6亿元,建设培育种养业示范点、基地9437个,深入8776个老区贫困村开展帮扶,带动不少贫困户脱贫摘帽……

  曾经很长一段时期,“盲目开垦——生态破坏——干旱少雨——贫困落后”的恶性循环,让宁夏西海固地区一度被称为“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”,并成为贫困的代名词。西海固如何彻底摆脱贫困?这是一份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60年来的高难度考卷。40年改...

  9月12日,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(以下简称“思源工程”)在已向四川省捐赠1亿多元的基础上,再捐4001.2万元款物,助力巴蜀大地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、全面实现小康社会。

  三宝乡森林覆盖率达70%,而人均耕地面积却只有0.92亩。全乡1233户5853人,其中彝族占总人口的26.4%,苗族72.3%。千百年来,生活在这里的群众都难以斩断穷根,全乡建档立卡贫困户有485户2378人,贫困发生率达57.9%,是贵州省20个极贫乡镇...

  今年3月,乌兰察布市人民政府同中国平安集团签订“三村工程”扶贫战略协议,旨在通过“村教”“村医”“村官”三大项目,为教育扶贫、健康扶贫、产业扶贫注入更多智慧元素。

  韦美艳家里4口人:夫妻俩和一双儿女。抚养儿女开销大,夫妻俩收入又不高,2015年被定为贫困户。2017年,夫妻俩来到金城江区凤飞三境循环农业核心示范区工作,丈夫做装卸工,月收入3000元左右,韦美艳每天中午到下午来厂里分拣鸡蛋,其余...

  西藏作为冬虫夏草的主产区,全区6个市辖的40个县284个乡镇分布有冬虫夏草资源。今年全区农牧民销售的原草价值预计80亿元左右,冬虫夏草产业已成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。

上一篇:吉林桦甸:积极探索创新 打造“生态检察”品
下一篇:听从真实的心声 探索人生无限可能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